1. 首页 汽车资讯 财经资讯 教育新闻 星声星语 金融新闻 女性生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健康新闻 热透新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资讯 > 内容

“从来没想过能活着回来”,一位耄耋老兵的战争回忆_
发布日期:2020-07-22 05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齐鲁晚报?齐鲁壹点 通讯员 刘鹏利 刘继林

“钟山风雨起苍黄,百万雄师过大江。”71年前,中国人民解放军强渡长江,彻底摧毁了号称“固若金汤”的千里长江防线。7月18日,聊城市退役军人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到高唐县清平镇桑园村92岁的陈兆荣老人家中,听他回忆自己的战火岁月、讲述战斗故事。

“渡江战役时,我第一个报的名,告诉班长我会凫水,就让我一个人先游到长江对岸侦查敌情。”老人听力比较清楚,只是90多岁的年龄已经让他的思维有时呈现模糊。在渡江战役中,英勇的陈兆荣趁黑夜凫水到了对岸,观察好情况后,向江面平射发出信号弹,大部队随即出动,大势已去的敌人几乎没有抵抗,便溃败而逃。

陈兆荣是1929年生人,兵荒马乱中,他8岁成了孤儿。1948年6月,他参军入伍,虽然老人有时不能立刻辨认出现在身边的重孙女,但能脱口而出自己曾经所在的部队番号??“25军75师223团机枪连”。

回忆战火岁月,让老人很自豪的一件事是成为了一名机枪手,“我用的是缴获的美国造三腿机枪,能转半圈射击。”说起他的机枪,老人反复提起好几遍,“机枪很轻,一个人就能完成射击。”

渡江战役过去没多久,陈兆荣随部队向北方集结休整。1950年,在高昂的“抗美援朝,保家卫国”口号声、震天响的锣鼓声中,志愿军雄赳赳,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,入朝作战。

每一场战斗都是残酷的,炸弹落下来,胳膊、腿和生命不知道哪一个就没了。为以防万一,战友们都把名字写在衣服的不同位置,就是怕在战斗中被炮弹炸烂了、光荣牺牲了,好方便战友打扫战场时辨认。

“我们班一共十二个人,除了我之外,都负责帮着背子弹,一场战斗下来有时候就剩下一两个人,人打完了就再补充,因为人员更换快,有的战友我还都不知道名字。”老人痛苦地回忆着:“很多战友,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在身边牺牲了。”

虽历经无数次战斗,但陈兆荣老人还是创造了一个奇迹,他凭借良好的身体素质和出色的战斗战术能力,身上从未在战场上受过伤,顶多膝盖被石头碰破点皮儿。“冲锋时会我一边射击,一边很快地进入提前看好的射击点儿,我能打到敌人,敌人却打不着我。”老人自豪地吐露他的战斗经验。

除了有高超的经验,老人还真是很幸运。“在朝鲜,有一个大炮弹就落在离我三尺远的地方,噗的一声钻进地下,没有炸,不然早没命了。”

“打仗害不害怕?”问老人。

“不害怕,打起仗来只能听到枪响,只顾着开枪打敌人了,没感觉害怕,我也从来没想过能活着回来。”老人说着,轻轻地摇了几下头,似乎仍很庆幸。

在朝鲜度过了随时都有可能牺牲的日子,陈兆荣回国,随部队在甘肃兰州集结。1954年,老人选择回老家务农,从此,一辈子深藏功名,甘于平淡,还相继把儿子、孙子送进部队,成就了一家三代出军人的佳话。